当前所在位置: 娄山关新闻网 > 动态

尴尬的槟榔中间商:出货亏钱 不出货还得砸钱

2022-09-27 本站作者 【 字体:

 直击槟榔产业链:鲜果从每斤30元降到18元

  尴尬的槟榔中间商 出货亏钱 不出货还得砸钱

  近期,多地市场监管部门要求下架槟榔,食品经营者不得将槟榔制品作为食品销售。



  有人忧心槟榔产业受到打击会对种植户产生负面影响,但红星资本局发现,与大众想象中的不同,现在遭受到冲击最大的并非是种植户,而是中间商。

  抛开今年早期出现的高价30元/斤不提,从8月下旬以来,槟榔鲜果的价格从超过20元/斤降至18元/斤左右。即便如此,种植户仍有利润可赚。

  但中间商就尴尬了。一位中间商告诉红星资本局,他今年以22元/斤的价格从种植户的手里收来槟榔鲜果,但现在,花约5000万元买来的槟榔鲜果经过烤制后却只能存放在保鲜冻库中,观望市场。

  价格:每斤槟榔果从30元掉到18元

  红星资本局从各方了解到,目前,我国的槟榔种植地主要在海南省,而深加工企业主要集中在湖南省。

  据海南省2021年统计年鉴,截至2020年年末,海南省全省槟榔种植面积为12.47万公顷,收获面积为8.85万公顷,全省在2020年的槟榔总产量达到28.33万吨。

  万庆波(化名)承包的100亩用来种植槟榔树的土地也被计算在内,“一般一亩地120株槟榔树,(我有)12000株左右,100亩地的年产量大概是15万斤。”

  据介绍,槟榔鲜果的成熟期在8月到12月,会根据不同地区的纬度略微有所区别。如果早于8月成熟,槟榔鲜果往往会卖到比较好的价格。

  “今年最高卖出过30元/斤,这两天也有人来收,只是价格低一点,现在18元/斤左右。”万庆波说。

  万庆波称,算上承包土地、工费、施肥等各项成本,每斤槟榔鲜果的成本在5-6元;如果是2019年后承包的土地,成本可能会上涨到10元/斤左右。

  也就是说,即便现在槟榔鲜果的价格在18元/斤左右,种植户还有得赚。不过,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整个槟榔产业链的从业人士仍然忧心忡忡,他们担心2013年的状况再现。

 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,当年,公众对槟榔致癌问题广泛关注,而后,种植户标出1.2元/斤的价格都难以将槟榔鲜果销售出去。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,仅槟榔青果(即鲜果)这一项,全海南种植槟榔的230万农民就减收30亿元。

  中间商:5000万元收货,现出货就亏钱

  种植户采摘下来的槟榔鲜果经过一定的工序烤制后会得到槟榔干果。一般来说,3-4斤槟榔鲜果能出1斤槟榔干果。

  文武(化名)是在槟榔品牌和种植户间搭桥牵线的中间商,他从种植户的手中收来槟榔鲜果,经过烤制,再将得到的槟榔干果卖给各大槟榔品牌。

  “2019年,槟榔在(终端)市场上最高的零售价只有30元/袋;到2020年左右,口味王率先推出了50元/袋的产品。有高端产品推出来了,前面的原材料也跟着受益。”文武称,这两年来,槟榔鲜果的收购价在20元/斤左右。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口味王是槟榔产业中的龙头品牌,其运营主体是湖南口味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口味王集团”)。据潇湘晨报报道,在2021年,口味王集团以42.35亿元的营收进入“2021湖南企业100强排行榜”,名列第97名。

  文武告诉红星资本局,口味王集团对烤制的要求比较高,大约要4斤多的槟榔鲜果才能出1斤符合其要求的槟榔干果。“我现在手上的鲜果是22元/斤收的,其中有一些废品要筛出去,再烤制成槟榔干果,成本差不多接近100元/斤了。”文武称,现在口味王开出的收货价是85元/斤,出货就亏钱。

  除了口味王外,也有其他槟榔品牌在收购槟榔干果,但价格都不高,且收货量较小。

  目前,文武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出货是亏钱,不出货的话成本会继续增加,“我囤了数百万斤的货,现在放在租的保鲜冻库里,每个月还要交租金。”光是在收货上,文武已经花了5000万元左右,而出货的日子每往后延一个月,文武的成本还会因为冻库租金继续加大。

  种植户:今年不会花30万元下重肥了

  多元槟榔平台显示,9月23日,海南省槟榔生(鲜)果的收购均价为17.69元/斤,最高19元/斤,最低16元/斤。

  “我本来计划再承包100亩土地的,打算8月(签合同),遇上疫情耽误了,现在看这个情况,可能要再观望一下。”万庆波称,他承包的地上可能采摘了1/4的槟榔鲜果,剩下的应该能卖出去,只是价格能卖到多少就无法预测了。

  与万庆波不同,杨元长(化名)承包的1600亩土地上,槟榔树尚未挂果。他在2021年开始栽种槟榔,大约要在2026年-2027年才会结果。

  “做槟榔投资很大,周期也长。”杨元长称,从承包土地到购买槟榔树苗,再从肥料到管理,差不多砸了1000万元。而且,从现在往后,每年还要投200万-300万元。

  以万庆波的100亩土地来说,每年农历12月会施加一次重肥,花销在30万元左右,“槟榔树下面挖个洞埋肥,每一株树可能要下几十元的肥料进去,这可以提高槟榔的产量。”

  “如果(槟榔鲜果)价格不好,我接下来不会下重肥了。”万庆波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  新闻观察

  槟榔未来怎么走?

  红星资本局翻阅公开论文、学者著作发现,一方面,槟榔作为传统中药,近年来有学者发现槟榔或其成分具有药理作用;另一方面,也有研究指出槟榔可能对健康带来危害。

  刘书伟、王燕所著《槟榔研究》一书,由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出版,提及除了灭螺、驱虫、杀虫外,槟榔及其成分对神经系统、内分泌系统、消化系统、抗病原微生物、心脑血管系统等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在红星资本局翻阅的学术论文及著作中,除了带来舒适感、唾液分泌增加以及心率上升等,其他益处多不是靠直接嚼食槟榔实现,而是提取槟榔中的有效成分。

  另一方面,也有医生、学者对比了嚼食槟榔以及不嚼食槟榔的口腔疾病发病率。比如,从1985年10月到1987年10月,湘潭市口腔黏膜病防治协作组对该市11046人进行大规模普查,发现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335例,所有患者均有嚼槟榔的习惯。

  在兼具药理作用和毒理作用下,槟榔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。

  不过,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海南省槟榔行业协会或已为槟榔产业的未来迈出关键的第一步。此前,该协会曾发文称,建议相关部门应加强槟榔产业相关产品的研发,加大药食同源的研究投入,开发出更多槟榔药用的延伸产品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


阅读全文